• <optgroup id="6eka2"><small id="6eka2"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6eka2"><small id="6eka2"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<rt id="6eka2"></rt><input id="6eka2"><button id="6eka2"></button></input>
    <menu id="6eka2"><button id="6eka2"></button></menu>
  • <nav id="6eka2"></nav>
  • <s id="6eka2"></s>
  • <nav id="6eka2"></nav>
  • 軍事悅讀>文學社
    真味無香
    2016-05-04 03:09:21
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■劉尊拴編輯:賈敏

    ????張蘭旭退伍那天,猶豫再三,還是一番洗涮,把散發著陣陣惡臭的迷彩服,放進了退伍的行囊。

    ????張蘭旭的迷彩服原本也不臭,有味道,是從他當兵下連來到管道修理班以后。

    ????修管道,新兵張蘭旭最愛修的是給水管。值班電話一響,一聽給水管出故障,張蘭旭一顆心算落了地,比知道晚餐要吃包子還高興。這不,下連還沒出倆禮拜,張蘭旭就攤上個大活兒。

    ????元旦前的一天,氣溫已在零下十幾攝氏度溜達,一不留神,把一條野外給水管凍裂了。水裹著霧氣噴出來,濺到地面變成冰。張蘭旭和三四個戰友趕緊找到閥門井,卻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:2米多深的閥門井凍成一個冰疙瘩。他們找來噴燈,扛來鐵鎬,馬不停蹄一直弄到第二天天亮,才從冰疙瘩里刨出閥門,關停了水患。完事一瞅,他們一個個衣服能擰出汗,衣角綴滿冰錐錐。

    ????部隊在寒區,水管凍壞的事常有。幾次搶修下來,張蘭旭發現迷彩服不管咋個洗,都沾著陳年腌菜缸般的絲絲味道,細一品,是汗臭。然而汗臭不算臭。沒多久,張蘭旭從迷彩服上,就再也分辨不出汗的味道。

    ????有一回槍械庫突然斷水,張蘭旭捋著管道,找到一處涵洞。水管就順著涵洞進入地下,橫穿營區。涵洞還沒半米高,黑洞洞的不見底。張蘭旭一咬牙,胳膊下夾著水管熱熔機,腰上綁著電纜線——“鉆!”

    ????守在外面的戰友眼瞅著電纜放出去15米多,一等里面沒動靜,再等仍沒動靜,個個心尖上爬著虱子。

    ????20多分鐘后,才看到張蘭旭修好水管退出來,全身裹滿漚爛的稀泥和樹葉,上面還粘著幾根指肚長的大蟲子。戰友們迎上來扶他,卻被一股惡臭頂了回去:噫,真夠味!

    ????張蘭旭最愛修給水管,最不愛修的,是排水管。問為啥?他說修一回排水管,就是頓頓吃包子,也幾天沒胃口,一個吃不下??墒聝?,卻總是怕啥來啥。

    ????每回排水管道堵了,張蘭旭都要穿上防護服,進井檢修。污水閃著黑乎乎綠幽幽的光,不斷翻著泡,上面漂著各種穢物。每次出任務回來,盡管張蘭旭洗了又洗,可身上的味兒仍舊幾天散不凈。

    ????當滿兩年兵,張蘭旭才發現,管道修理兵,多數時候干的,就是疏通下水道的活。

    ????他迷彩服上的味道從來沒有散凈過,日積月累,反而越來越濃。張蘭旭說,慢慢地也看開了,既然臭味已深入衣服纖維的骨髓,又何必強要剔出來!當兵就要有兵味,咱是管道修理兵,能不沾味?每次業務電話一響,不分黑白天、年節假,他提上家伙式兒跑的比誰都快。

    ????去年底,張蘭旭退伍了。離隊的時候,他細想想,當兵這兩年,沒入上黨,也沒掙著一個優秀士兵,這些事,他覺得自己努力了,也就釋然,不放在心上。

    ????張蘭旭拿起那身發臭的迷彩服,抖一抖,聞聞,重又折好,輕輕放進了行李箱。

    ????張蘭旭的故事講完了。

    ????直播間的鎂光燈下,退伍兵張蘭旭仍穿著那套上面曾經散發著幽魂附骨般臭味的迷彩服,以標準的軍人姿勢坐在我前面。

    ????面前的臺詞提示器里,字幕已經停止了滾動,定格在“退伍戰士污水池勇救兒童”的大字上。身后的大屏幕上,張蘭旭身穿迷彩服在污水中奮力托舉的身影,被投得很大很大……

    ?

    有一種勞動,生產和平

    清明上河圖中的盛世抵不過草原上的鐵蹄,富可敵國的猶太人被趕進了奧斯威辛,沒有底力的繁榮只會蒸騰為覆滅的哀曲。沒有軍人的付出與守護,經濟與文化難以長久。軍人保家衛國的安全產出,是一個民族的立身之本、生存之基。[詳細]

    加拿大时时彩官方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