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ptgroup id="6eka2"><small id="6eka2"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6eka2"><small id="6eka2"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<rt id="6eka2"></rt><input id="6eka2"><button id="6eka2"></button></input>
    <menu id="6eka2"><button id="6eka2"></button></menu>
  • <nav id="6eka2"></nav>
  • <s id="6eka2"></s>
  • <nav id="6eka2"></nav>
  • 中國女兵>女兵日記
    女兵眼中的精武杯:根據真實故事改編
    2016-12-12 17:17:09
    來源:中國軍網作者:朱希航 明月心編輯:賈敏
    ?

    ????2016年11月21日,第二天。

    ????下了車,就意味著我們安逸的短暫時光終結,最艱苦的硬仗——“行軍”即將開始。同車的兄弟J3攤開手掌,呈現在眼前的是一把新鮮的紅辣椒,不知道他從哪里搞來的:“吃點吧,暖一點?!蔽覀儚娙讨鸭t辣椒咽下去,就這樣啟程了……

    ????跑過一片青菜地,眼前是片密竹林。前方無路,穿!

    ????于是,導航員與班長走在前面,我這女生在中間被保護著,后頭的男生收尾,“小心腳下!跟上!”前呼后應,頭頂著竹葉,手扶著細細的樹枝,還得時時留意藤蔓美麗的刺。我們成一路隊形,在狹長而曲折的空隙里施施而行。眼前終于開闊,稻田里圓鼓鼓的稻穗清晰可見,腳下卻有一條小溪橫亙著。

    ????“踩這兒!”有人說了聲,手指的方向正是塊石頭。我要過去的時候,大家頓時緊張起來:“保護小二!”踩吧!我豪氣地把腳踩進小溪,“刺溜”一聲,冰冰涼的水啊——就浸滿了我的戰靴。無所謂了!這兩天誰的腳干過?

    ????雖然路途不暢,團隊里卻依然充滿歡樂的氣氛。城源和我相視而笑,側頭將鋼盔相碰:“Cheers!”

    ????眼前是個水泥地大上坡,小魚回頭向我們招手:“加油!跟上!”小魚名叫余鑫,比賽中表現得很棒,始終斗志昂揚。為了這場比賽,他等太久了。熱愛軍事訓練的他曾在新兵連的考核中骨折,看到連隊里的戰友參加精武杯,他心里也偷偷地種下這個愿望。然而,體質不好的他在暑期集訓中再添新傷——腰椎間盤突出,打比賽的夢想似乎要破滅了,他近乎絕望。努力恢復,小心呵護,在這賽場上勇往直前,為了這一場一生只有一次的比賽,為了給自己一個塵埃落定的交代,他在努力,不給自己留下遺憾。

    ????我想起集訓時那些奔跑在落日陽光下的身影,裹挾著渡河場清涼的風,在《藍蓮花》的配樂里,好似上演一場關于青春的電影。

    ????“聽眾朋友大家好。從你的全世界路過,我是川仔?!?/p>

    ????“我是碼頭?!?/p>

    ????自從和川仔、城源一起看完這部電影,川仔和我就經常在訓練的間隙演這對白。全班人對此并不厭煩,反而樂在其中。無論何事何物,川仔總能編成歌。這個蜀地男孩,哪像是“山間清爽的風”、“古城溫暖的光”,簡直就是發哥班的“泥石流”。

    ????全班正在泥路上艱難前行,川仔竟唱起流行歌來。最有耐心的發哥和壯壯也忍不住了——“張川別唱了!”在這饑寒交迫的漫漫山路上,他的歌聲顯然有些聒噪。大家太累了,實在無法懷著輕松的心情繼續聆聽。而他似乎沒聽見,繼續唱著。

    ????“川仔!你的節目能不能暫停一下!聽眾投訴啦!”我大聲喊。

    ????“是嗎…我以為這樣會讓大家高興點?!贝ㄗ械穆曇袈犉饋碛悬c委屈。

    ????比賽前,川仔曾幾次笑嘻嘻地對我說:“小兩,我們約個帳篷吧?”我對此嗤之以鼻??蓭づ裾嬲罱ㄆ饋淼臅r候,川仔累倒了,他躲進帳篷里,悄無聲息。和他同帳篷的是壯壯。壯壯寡言少語,他和城源輪換著替我背槍。每次我回頭問他們怎么樣時,壯壯總是露出一貫燦爛大白牙:“小兩,我沒事,小兩?!贝蠹叶贾送ㄐ琶苷Z的道,于是擅自把我的“小二”改成“小兩”。

    ????水上機動、戰傷救護完畢,路程已過去一半。來到觀察報知點,終于見到了久違的人群。許多隊伍在此休整等待。在野路上走了這么久,人多總能帶來一些安全感的,即使見到的人是對手。

    ????還有六七支隊伍,每個隊十分鐘,分兩組進行,到我們還得半小時呢。一路上都在算賬:時間的賬、距離的賬、體力的賬……平時總嚷嚷數學要掛科的我們此刻卻都精明起來……

    ????不管怎樣,總算是可以歇歇腳啦。大家放下沉重的背囊,肩膀的酸痛感卻沒有放下。坐在背囊上的我開始脫鞋,倒鞋里的水,脫了襪子,腳已經泡得發白。沒處落腳,只好先在冷風中晾一會兒。天真冷??!行軍時不覺得,這會兒停下來了,才發現寒冷在一點點地侵入身體。城源要走了兄弟們的水壺,跑到山坡上的補給點去打熱水。環顧四周,所有人都在寒冷中打著冷戰,有男生也有女生,有人蓋件大衣在身上就睡著了。我突然想起自己還有一條干床單可以御寒,就哆嗦著站起來,把床單從背囊里拿出,遞給兄弟們。

    ????“發哥,你知道白床單是干嘛用的嗎?”雪凱問。

    ????“知道啊…”發哥的聲音有些虛弱。

    ????“裹尸…”大家異口同聲。我腦子里突然掠過“埋骨何須桑梓地”、“馬革裹尸還”這樣的詩句來,真是應了眼前此景。

    有一種勞動,生產和平

    清明上河圖中的盛世抵不過草原上的鐵蹄,富可敵國的猶太人被趕進了奧斯威辛,沒有底力的繁榮只會蒸騰為覆滅的哀曲。沒有軍人的付出與守護,經濟與文化難以長久。[詳細]

    加拿大时时彩官方网站